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智能卡系统 >> 正文

【家园】福生(情感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条河在这儿拉展了身子,需要架桥,有了桥就沟通了南北,南北通了,这就成了一个小集镇。一天有三趟班车去县城,早晨一趟,中午和午饭后各一趟。山地自从通了班车,慢慢地也有了食堂、旅馆和贩卖当地特产的集市,最显眼的是福生在桥头根处架了张三合板牌子红油漆写下:打气,加水,补胎,修理。斗大的字,以为人人都和他一样是个戴眼镜的。他起初不戴眼镜,不是不戴是戴不起;而是没有戴眼镜的必要。自打从山坡上下来,开办了这修理部就戴起来眼镜。

修理部旁边是一家裁缝铺,其实这年头叫裁缝铺不是做衣服是裁裤边,缝补衣服,带卖些被面枕头之类的。主人是兰芝,三十不到二十出头,长得还算马马虎虎。终日伴着四岁女儿过活,男人去了山西煤矿上干活。没有男人在家主事,这娘俩每晚门面关闭得早。不过乡野里倒是还算安宁,早年有狼,有狐狸,那都是传说而已,再说人气旺的地方,那些吃人的野物基因里早有了怕人一说。也不知道,是不是人类自从有了狩猎的习惯,野物就知道人生是它们的神,不好惹,也不要去惹!裁缝铺的房主是个老屠户,长得尖嘴猴腮,斜眼阴森。有个怪习气,每逢外出宰猪回来,除了收缴猪鬃还把猪的命根处割一吊子。用铁锅炖了,就着烧酒吃喝了,能延年益寿。他家儿媳妇常年患腰疼病,一到冬天就直不起身子,这些年收割的那一吊子肉全给了儿媳妇。吃了三个年头,每晚老屠户听见隔壁有了特色的音韵声,知道这下儿子每晚有戏唱了。可是隔壁的裁缝铺子兰芝每晚也能听见这声响,辗转反侧思念远在千里外的男人。都说儿子是父亲腿的壳,可惜只生了女子。想来想去也不知怎么就想起修理铺福生来了。

福生没有讨下老婆,想着这有了修理铺子。起码比住在高山里会有改观吧?可是下山都两年了,还是无人问津。父亲都失望至极了,也就时常嘱咐好好干活,即使没有老婆,这年头有了票子,也就相当于有了儿子,不愁没人养老送终。福生每每听到这话就很反感,心里默念一句“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燕雀安知鸿鹄志之”聊以自慰。

山地里人年纪轻都去了大城市,老老少少也没有转悠集镇的习惯。家家养猫,养狗。冬天里狗和猫都围着人转悠,也在火塘旁卧着取暖,狗吐着暗红舌头,猫迷糊着眼睛。主人也给猫命了名,要么阿黄或阿豹,叫得儿女一样亲。

这镇子最热闹的就是那一根烟工夫——班车停靠在桥上。从车上下来一些从县城下学回来的娃娃和大城市来的游客。福生每天最兴奋的时刻也在这个时候,总探出脑袋朝街道上瞄,期盼司机能来冲冲气,加些水。车轰轰启动走掉了,他的一颗心就安了。又抄起电焊机把手,拼接铁皮,制作铁筛子,铁簸箕,蜂窝煤炉子。

那天下午班车在桥上停靠的很长时间,福生起初以为司机是去路对面的饭铺里吃饭去了,谁知不是,他看见车旁围了很多人。他拉了木门也朝近凑,一看原来是班车碾死了兰芝从山里娘家抓来的小鸡,嫩黄色羽毛被血染红了,死翘翘在车轱辘旁。兰芝说这鸡大小也是性命,一句“不好意思,对不起!”就完啦?要司机赔钱,司机耳朵上夹支烟,歪斜着脑袋看福生走了过来,求福生评评理。福生向来嘴笨,也不知打哪里说起。半天功夫憋了句“你开那么大的车,这点钱还是要赔的。”起初说给五元,兰芝说五元怎么能够,这鸡要繁殖的东西,好比摇钱树。怎么也得一百元。司机有些动脾气了,把耳朵上的烟抓下来,本想塞到自己嘴里,一转念递给了福生,又从自己兜里摸了支点上了,说:“你脱我的衣服剥了我的皮剐了我的肉算了。”福生嘴上吐出一口烟,看了看兰芝,兰芝脸色依然很生硬,福生这下想打个圆场,也是憋了半天才说“你看啊,要不就给她一百元,这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就买个教训嘛!倘若今天你碾的是人呢?”司机听这话,看了看福生,想你抽我烟还说这话。很不屑地钉了福生一眼,狠狠地吸了几口烟。这时车上的乘客叫嚷起来了:“还不走,再不走给咱退车费。”司机僵持着这一百元,福生想了想,把司机拉到桥旁的公厕处,说:“给了吧,你在我这加一个月的水我免费”。司机最后还算听进劝了。从上衣口袋摸了一张百元票子,嘴上却说:“我看在你和那女的有私情的份上,算我随礼了,你可记住了加一个月水免费。”

兰芝接过这张钱,在阳光下翻了翻,塞进裤子口袋,冲福生浅浅地笑一下,回裁缝铺了。

兰芝辗转反侧的记起福生,是从那件调理事故起,感知一带着眼镜,留着山羊胡子的男人还是有心计的。但她不知道他免费给司机加一个月的水。男人在山西挖煤,有两年都不见回来了,电话也很少打。

从矿上回来的人莫须有地说,他男人在那里从找女人了。把她娘俩给忘记了。可是兰芝起初总是不信,看着身边这水灵精怪女儿,觉得她爸爸不是那浪荡人。

冬天里天黑的早,福生没有事可做就在镇街冒烟的人家里找火烤。这一天下午最后一趟班车上下来了个矿工,是村里黑娃。给兰芝捎了封信,内容是有人给他丈夫举报福生和兰芝有一腿,他提出要求离婚。其实,这也不知是村里那个光棍汉给兰芝他老公举报的?恰好他老公来了“先下手为强”。福生在人家火塘里蹭火烤,怎么也想不到这是他命运的转机。

夜里那老屠户的儿子,更加卖力气的制造噪音。兰芝更加想福生了。想着信上那些莫须有的抱怨与强加的罪名,什么不守妇道,什么败坏风俗。造谣污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可是看看身边的女儿睡得那么酣酣,也许从此刻起她就要承受离异子女可怜了。这一切也不知道是什么给害的?是钱吗?是社会风气吗?还是流言蜚语?人心难测呀!.......兰芝一直假寐了一宿。

镇上人从第二天起黑娃把捎信这事,在牌桌上传开了。不几日福生也就知道了。福生想自己一次都没有到裁缝铺串过门子,怎么能摊上这事。是好事吗?不是,无风不起浪呀,真是白日见鬼,怎么能栽赃陷害了兰芝妹子呢?不,什么妹子,是兰芝。可是转念一想,也是好事嘛!他不要了我求之不得。谁这么有良心给咱办这好事?

到了年跟前,兰芝男人真的回来和她办理了离婚手续。把女儿判给兰芝。前脚刚离了兰芝就和山西那的一个寡妇结了婚。

第二年春节里,福生就托付老屠户给他做媒。老屠户做媒很拿手,就好象他杀猪“见刀死”。兰芝其实也有这层意思,女人碍于面子不能太主动。不过她心里的这村意思是:把莫须有的做实了,看你这些流言还怎么飞去?!

癫痫手术医治好吗
癫痫病患者的饮食方法
癫痫病反复发作的诱因

友情链接:

彰明较著网 | 昵称搜索 | 高德陶瓷 | 大脑白质 | 保温隔热 | 北京大头德牧展 | 购车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