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梦幻豪宅 >> 正文

雷士内斗亏大了停产二十天损失1400万

日期:2018-7-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近九成经销商集体“倒戈”

8月29日,雷士照明于香港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罢免吴长江的董事职务及其在公司任何董事会下属委员会的职务”进行投票。随后,雷士方面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这次大会以压倒性投票,赞同对吴进行罢免——雷士的37家省级运营商中,有32家投票赞成。

这一结果并不出乎意料:半个月前,雷士的19个经销商代表签名,表示支持董事会罢免吴长江的决议。仅仅两天后,又有10家经销商加入赞同罢免的行列。此后,雷士在惠州成立临时营运管理委员会,亦有南京、上海、天津、深圳四大省级经销商加入其中。

对此役,王冬雷早已胜券在握,此前王东雷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曾表示:“所有的重要股东都会投票罢免吴长江”。对于经销商们的“弃吴投王”,他则认为:这些人是聪明的生意人,站出来支持董事会决议是“基于他们自己的利益、基于雷士公司的利益”。

而针对本次罢免的导火索——吴长江对三家公司进行商标授权,有投资者认为:吴长江涉嫌利益输送,漠视股东利益;相较而言,王冬雷“更符合上市规则”。而在临时大会后,王冬雷则表示:如果吴长江“阴谋得逞”,将对雷士造成严重损伤。“这是几乎要把雷士变成空壳公司,”他表示,“雷士也绝对不会同这样的合作伙伴合作,并将采取法律手段终止合作”。

股东大会之后,羊城晚报记者试图联系吴长江,但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在2012年的风波中,正是经销商们的力挺,使得吴长江有惊无险地化解危机。这次,没有了忠心耿耿的经销商,可以说吴长江大势已去。

雷士已损失过千万?

虽然并未列席,但吴长江仍选择与王冬雷“隔空对垒”:委托一位侯姓律师,代表自己来到大会现场。但侯律师却被拒之门外:大会组织方要求“券商核算持股比例”后才能进入。“吴长江持有5.08%的权益,王冬雷也仅有6%。”侯律师质疑称,仅相差一个百分点却被拒绝入场,主办方此举并不合理。

但事实上,吴长江的持股比例自2005年以来步步下落,目前仅为2.54%;而对于股东大会的入场资格,也有专业人士指出:参加股东大会应当提前一北京那个医院治癫痫到两天登记,或至少在参会当天提交持股证明;因此,吴长江的律师有“懂装不懂”之嫌。

在被拒绝入场后,代表律师开始在场外派发声明,为吴长江此前的商标授权行为进行申辩,同时指责王冬雷“基于个人私欲或狭隘恩怨”,诋杭州羊癫疯医院毁吴长江,并“为自身下一步操控雷士照明奠定基础”。这份声明中还提到,此前雷士万州工厂的停工,均系王冬雷单方面关闭银行账户,并关闭销售系统所致,“人为地将两个生产基地置于瘫痪状态”,与吴长江并无关联。

受吴长江被罢免的影响,由吴系人马主管的重庆万州生产基地开始停工,其他工厂也分别吉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一时间,公司的材料供应、交货等陷入困境。雷士CFO谈鹰称,停产二十天以来,公司每天的经济损失达人民币70万元。

而面对危局,吴长江正准备通过法律途径背水一战:代理律师表示,除在公司注册地开曼群岛提起诉讼外,他们也已在重庆、惠州两地法院起诉雷士。对此,王冬雷则并无畏惧:“吴长江的起诉无非是通过转移话题的方式颠倒黑白,对此我辽宁治疗癫痫的最好药们同样使用法律的手段来进行应对,我们相信无论是香港、中国大陆、开曼群岛法律都是公平的公正的。”王冬雷表示,雷士的另外两大股东——软银赛富与施耐德,都给予自己非常大的支持,已经视吴长江为无物。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对于王冬雷来讲,接下来最重要的挑战已经是重新理顺雷士的生产运营和对雷士品牌的修复。截至昨日,雷士照明股票仍在停牌中。

友情链接:

彰明较著网 | 昵称搜索 | 高德陶瓷 | 大脑白质 | 保温隔热 | 北京大头德牧展 | 购车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