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怀孕初期吃药 >> 正文

【海蓝】跳楼(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暑假一开始,多山镇中心校老教师邹大成只身前往省城长春与网友牡丹仙女秘密约会去了。

邹大成是一位业余作家,市作协会员,小有名气。

他自幼酷爱文学写作,业余时间刻苦研读古今中外文学名著,勤奋笔耕。

邹大成于二零零零年开始发表散文、小说和诗歌等体裁的文学作品。

至今,他已在《吉林农民报》、《零公里信息》、《微型小说选刊》、《参花》、《北斗》、《汉俳诗刊》和《青年作家》等地市级以上报刊及网络发表各类文学作品总计一百余万字。

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电子版短篇小说集《天上人间》及诗集《美好的一瞬间》,同时挂架于江山文学网。

纸质书长篇小说《我的心历路程》,即将出版发行。

邹大成此行,可谓逼上梁山。

如果成功了,他定然与妻子汪晓丽一刀两断,结束夫妻俩长达三十年同床异梦的生活。

邹大成今年五十三岁。

汪晓丽小丈夫一岁,下岗职工。

如今,邹大成与汪晓丽的宝贝女儿邹菲菲早已成家立业了。

这期间,他们夫妻俩不是“三天一小仗”,就是“五天一大仗”,绝对没有冷战的时候。

邹菲菲就是在父母的鏖战中长大的。

她早已对父、母亲旷日持久的激烈交锋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

最初,邹大成与汪晓丽的战斗是在洞房里发生的。

当爱的狂潮退去后,邹大成惊奇地发现:汪晓丽竟然没有流红。

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抡起左手就打了汪晓丽一顿嘴巴,边打边质问道:“你这骚货,你跟谁搞破鞋了?你跟谁搞破鞋了?你快说,快……”

汪晓丽听了,边哭边竭力反驳道:“我从来没有干过那种丢人现眼的勾当。这是因为我干重活,才……”

说到这儿,她忽然想起了什么,理直气壮地道:“你说我搞破鞋,证据在哪里?你说,你说呀!你无故捏造事实诋毁他人名誉,就是犯了诬陷罪,你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邹大成听了,挥舞的巴掌立刻停在那里了。

此刻,他心中暗想:“如果汪晓丽真是平时干活所致,那我岂不是冤枉她了吗?那好,现在我相信你的话,只当没有那回事得了!”

接下来,邹大成暗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地道:“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咱们‘骑毛驴看唱本——走着瞧’,一旦我找到确凿的证据,我看你汪晓丽还有何话说?假的就是假的,伪装早晚得现原形。”

于是,一切只得作罢了。

这之后,邹大成一直闷闷不乐,心事重重。

平时,邹大成只要稍有不顺,他立刻就会狮子般怒吼起来,大发雷霆。

随即,他对汪晓丽非打即骂,直至发泄完心中的怨愤,才肯罢休。

对此,汪晓丽只能是以泪洗面,委曲求全。

度罢蜜月。

邹大成通过明察暗访,确信:汪晓丽婚前不能与不三不四之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她只能是在处对象时,没有把握住自己,因而失身了。

“那么,汪晓丽的前男友有哪几个?其中谁是罪魁祸首呢?”此刻,邹大成急切地寻找着答案。

待到菲菲降生之后,无穷快乐并未完全驱走邹大成的不快,他内心依旧笼罩着一层难以消散的阴云。

随着年龄的增长,邹大成内心寻找证据的热力逐渐减退。

此刻,他无可奈何地安慰自己道:“唉,我天生就是看不见那美妙一瞬的命,拉倒吧!”

三十二年前,邹大成自省师大中文系毕业后,志愿来到偏远、闭塞的邻乡中学校任教。

一年后,他经人介绍与多山镇供销社收银员汪晓丽订下了终身。

半年后,俩人幸福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年底,邹大成托人把工作关系调到多山镇中心校。

自此,邹大成和汪晓丽唱响了“家庭和谐曲”。

其实,邹大成和汪晓丽的夫妻关系并不和睦。

平时,俩人动不动就动手打起仗来,简直就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针尖对麦芒。

斗争的焦点,总是围绕汪晓丽身世的话题而展开。

不过,每次俩人交锋都是从电闪雷鸣开始,最终转为风平浪静了。

光阴荏苒,时间一晃二十五年过去了。

现在,邹大成早已不再自寻烦恼,而是心平气和地去学习、工作和生活了。

业余时间,他依旧勤奋创作,佳作频出。

邹大成自然从中获得了极大的幸福和欢乐。

待到邹大成寻找证据峰回路转之时,内心再次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这是因为,他一直苦苦地搜寻着汪晓丽失身的证据,已经初露端倪了。

那天,邹大成无意中获得了这样一条信息:当年,汪晓丽与镇土器厂青年工人刘青山处过对象。

瞬间进入了热恋阶段。

可就在俩人紧锣密鼓地准备举办订婚仪式时,竟然闪电般地分手了。

这是咋回事呢?

当时,尽管刘青山可谓“绣花枕头”:外表华丽,腹中空。但人家是非农业户口,就业有许多很多优势嘛!

不久,刘青山接了父亲的班,成为大集体工人。

自此,许多同龄姑娘争先恐后地与刘青山搞对象,以求获得终身幸福。

这样,心术不正的刘青山便是脚踏两只船,搞起了多角恋爱。

但他却做得十分巧妙,姑娘们都被蒙在鼓里。

刘青山谈的第一个对象是赵春梅。

待到俩人发生了性关系之后,刘青山便对其不冷不热了。

但他依旧向赵春梅信誓旦旦地道:“亲爱的,现在我与你生米做成熟饭了。将来,我一定会娶你为妻的。并且婚后互敬互爱,白头到老。”

背地里,刘青山却是精心策划着如何抛弃赵春梅,另寻新欢。

接下来,刘青山与汪晓丽谈得火热。

俩人互相发誓:

“非你不娶!”

“非你不嫁!”

忠贞不渝,海誓山盟。

就在他们俩张罗着搞订婚仪式的前夕,赵春梅却气势汹汹地前来兴师问罪了,并且扬言:“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果然,汪晓丽知难而退。

刘青山与赵春梅和好如初,很快步入婚姻殿堂了。

这期间,刘青山与汪晓丽能够始终恪守道德规范,按部就班地谈恋爱吗?对此,邹大成深表怀疑。

但他却不动声色,表面上显得若无其事,异常地平静。

背地里,邹大成依旧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绝不放过一草一木,希望从中找到蛛丝马迹,以便顺藤摸瓜,最终让汪晓丽的本来面目展现在世人面前。

果然,汪晓丽不打自招了。

早在五年前,邹菲菲初次参加高考,就以优异成绩考入京城一所重点大学。刘青山的女儿刘彩云也在其中。

为此,刘青山首先置办了酒席,竭诚邀请众多亲朋好友前来祝贺。

届时,刘彩云打电话邀请邹菲菲前往。

待到汪晓丽得知此事后,毅然将头摇成货郎鼓,百般不同意地道:“不去!不去!不去!……”

邹大成听了,不禁暗自惊喜地道:“好哇!汪晓丽,你这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真是‘此地无人三百两’,欲盖弥彰呀!”

但他却佯装不知,表面极为平静地道:“菲菲和刘彩云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学,关系一直极好。现在人家要求菲菲去喝喜酒,咋好拒绝呢?”

说到这儿,邹大成停了一下,道:“再说这是礼尚往来嘛!现在咱们随她礼,将来她不也得随咱们吗?”

汪晓丽听了,斩钉截铁地道:“不行,坚决不跟她家来往!”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邹大成听了,赶紧打圆场道:“这次菲菲一定得去!不过,礼账上只写菲菲的名字,你看怎么样?”

汪晓丽听了,便不再言语了。

至此,有关汪晓丽的身世之谜,已经昭然若揭了。

这实在令邹大成内心难已接受。

接下来,邹大成委屈、痛苦、伤心至极。

随即,邹大成不禁咬牙切齿地大骂道:“汪晓丽,你不是人!你这骚货,破鞋,婊子!你他妈的纯粹是不知羞耻的牲畜!”

此刻,邹大成猛然发觉自己被汪晓丽彻头彻尾地欺骗了。

他内心立刻陷入了痛苦的深渊……

第二天,邹大成就病倒了。

自古以来,美好的婚姻都是建立在志同道合的基础之上的。

有了真爱,婚姻就会天长地久。

夫妻间彼此尊重,相敬如宾,白头偕老。

至于说处女膜是否破裂的问题,那绝对不是主要方面。

婚前,如果女方遭遇性侵犯而失身,她要是真心爱男朋友的话,自然会将其中的一切和盘托出……

男朋友听了,大都不会再计较什么,而是更加体贴和关爱女方了。

这样,他们的婚姻自然美满,快乐、幸福到永远。

当然,这是中华五千年历史文明所诠释的深刻含义。

历史在发展。时代在飞速前进。一切传统观念都在变更中。

与时俱进。

如今的青年男、女,谁还能把与处女膜相关的问题当一回事呢?彼此只要是真爱,就会爱得死去活来,哪里还有时间去过问以前的情形呢?

最终,他们往往是幸福地牵手,愉快地度过一生。

汪晓丽呢,她的处女膜破裂是发生在改革开放初期,这令邹大成百思不得其解。

可以断定,汪晓丽完全是一个没有任何自控力的人。

她被骗子的几句甜言蜜语,弄得晕头转向了。

随即,汪晓丽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贞操奉献给了刘青山。

汪晓丽真是糊涂透顶啊!

她被骗子不折不扣地玩弄了一番,自己还以为得到了真爱,极其幸福。

汪晓丽可谓愚蠢至极呀!

刘青山的虚情假意,让她得到的却是终身的遗憾,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呀!

至此,邹大成对汪晓丽嗤之以鼻。

可话说回来,仅凭你邹大成的主观臆断,就能够说明汪晓丽真的失身了吗?有什么证据呀?这样想着,邹大成不禁茫然了。

待到邹大成与女网友牡丹仙女聊天谈起了这一话题后,他便对汪晓丽的失身之事深信不疑了。

有人说,女人总想着第一个丈夫,男人总是想着最后一个妻子。其中也包括与第一个发生性关系的恋人。

这之前,邹大成隔三差五就在夜间与汪晓丽干仗。究其原因,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为此,邹大成怒发冲冠,怨气冲天。

俗话说,光棍沾点就犯,土鳖棒打不回。

在日本,假如夫妻感情出现危机了。女人首先反思自己是否有违背丈夫意愿的地方,继而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最终达到俩人和好如初,白头到老。

可是,汪晓丽却是“包公的儿子——犟种”,“咬屎给麻花都不换”,这样的角色实在是……

此刻,邹大成内心着实是恨铁不成钢啊!

为此,他经常暗自痛骂汪晓丽道:“这个骚货,她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整个人心就在刘青山那里,十头老牛都拉不回来。一直是‘占着茅坑不拉屎”,身披袈裟不撞钟。这纯粹是‘瞎子闹眼睛——没治了’,‘死孩子——没救了’,‘孙悟空拉痢疾——完猴一个’。”

说完,邹大成内心充满了莫名的悲哀,抑郁寡欢……

接下来,邹大成应对汪晓丽的措施是“一些还血,以牙还牙”: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你理我,我也不理你。

自此,夫妻关系冷若冰霜。

那么,邹大成是否就此堕落下去了呢?

作为教师兼作家,邹大成十分注重自己的声誉。

平时,他凡事都在道德和法律的底线之上运行,决不越雷池一步。

业余时间,邹大成排遣心中的忧郁、寂寞、烦恼和惆怅,无非是写作兼上网聊天。

这无疑给他增添了无穷的幸福和欢乐。

这天值宿。

入睡前,邹大成照例到主任室去上网聊天。

教导主任于光仁见了,便不由自主地与其开起了玩笑,道:“邹兄啊,现在你又跟那位漂亮女网友谈恋爱呢?”

于主任和邹大成是大学同班同学。俩人情同手足,好似一人。

平时,于主任总是不失时机地与邹大成开着办荤的玩笑。

着实令邹大成尴尬不已。

“没有,”邹大成听了,赶紧停下敲击键盘的双手,抬起头来回答道:“我只是随便看看。”

说到这儿,他站起身来,亲切地召唤于主任道:“我下线了。你来玩一会吧!”

于主任没有回答邹大成的话,而是斜睨着眼睛淫笑道:“邹兄,你来值宿,我嫂子独守空房,不寂寞吗?”

邹大成听了,极其难为情地笑了笑,没有言语。

随即,他脸上现出了异常平静的表情,若无其事地道:“她寂寞与否,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怎么能没有关系呢?”于主任听了,极为关切地道:“嫂子要是寂寞的话,你完全可以回去陪她嘛!”

“不用了,”邹大成听了,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笑道:“我回去干啥呀?现在你嫂子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老牛破车,旧辙,已经没有任何新意啦!”

说到这儿,他停了一下,道:“再说,我早已戒色了。”

“戒色?”于主任听了,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邹兄,你这是用假话来蒙我。要说你性欲减退,这倒是令人信服的。其实,你根本……”

说到这儿,他停了一下,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说开了:“男人的年龄与其性生活的多寡是有一定规律的:年龄小,性生活多;年龄大,性生活少。两者成反比例。你听没听说这样一个顺口溜,叫做:二十更更,三十夜夜,四十半半,五十月月,六十摸摸,七十说说,八十……”

继发性癫痫能治疗好吗
癫痫病治疗的药物
癫痫是怎样引起的呢

友情链接:

彰明较著网 | 昵称搜索 | 高德陶瓷 | 大脑白质 | 保温隔热 | 北京大头德牧展 | 购车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