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灯芯绒布 >> 正文

【江南】钓友(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爱钓鱼的人,总是对水亲。

每当我来到河边,必伫足观察水面。

那是一条穿过闹市区的河,两岸都是石头镶边,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条直抵水面的阶梯,加以三米宽绿色林带夹岸,原本是市民游览的风景线。可是,如今一河臭气熏天污水,使那里成为人迹罕至的禁区。

被污染的河水,虽然臭味大体相同,但是,状态各异:有的乳白状,有的如猪血,有的像墨汁……

河水像下雨似的,冒着星星点点的水花;有风无浪,河水粘滞得像熔化的灰色铅液......

隔岸水面,叠印一层落叶,各就各位、纹丝不动,宛如一幅镶嵌画。

我往河底一看,忽然发现这条臭河,竟然也很美!

它像一面具有特异功能的魔镜,滤掉俗物肮脏的实质,而将其虚幻优美的形象,尽收在屏幕般的河底。水中的树稍,也有鸟雀跳跃,树投影在水里,更加美丽和静谧;跳跃在水中树梢的鸟雀,像童话中的精灵,那么,令人惊异。水中的天,幽深辽阔,有云无风,神奇而又宁静,一派诱人的幻境。

这时,在水中树影的空隙,由远而进附加一个人影: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人。我抬头一看,一个中年女人沿着阶梯走到河边。

她发现我身背渔具,搭讪着问:“钓鱼吗?跟我来吧!”

她以一种毫无商量的果断性,把我领到那条河的一座桥下,那里并排着两个破旧的帐篷。

她掀开其中一个帐篷的帘子,说声:“你等一下!”就一头钻了进去。

“她怎么住在这里?”我正纳闷时,从相邻的帐篷里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始而很轻微,继之浪声大作,吓得我魂飞魄散:“不好,此处不能久留!”

这时,那女人手拿渔具,从帐篷里出来,鄙夷地看了隔壁帐篷一眼,喊道:“小声点,外面有人!”

我的惊恐万状令她十分尴尬:“贱货!光天化日之下,干这种丢人事!别管她,咱们钓鱼去!”

我又顺从地跟着她,穿过一片工地,又钻进一片草塘,来到一个废弃的养鱼池。虽然离闹市区不远,但又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偏僻角落。

池岸很陡,地面离水面2米多,岸边树荫浓重,池水暗绿幽深。即使白天,独自一人去那里,也难免心生恐惧。

“你怎么发现这个神秘地方的?”我情不自禁地问。

“我常来,”她随口答道。

“来钓鱼吗?”我又问。

“嗯,有时候是,”她一边整理渔具,一边心不在焉地答道:“有时候不是。”

“那……你是干什么来的?”我继续追问。

“有时候来散心,”她依然平静地整理渔具:“有时候来,想寻死。”

“想寻死!为什么?”忽然发现这么刨根问底儿很不礼貌,我连忙道歉:“对不起,也许我不该问这个!”

“你不问才怪呢!”她转过脸来,给我一个面部特写镜头,毫无顾忌地望着我:“看看吧,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女人,住在狗窝一样的帐篷里,隔壁还有那种狼嚎鬼叫的声音,你能没有疑问吗?不过,你今天只许看不许问;改天吧,我有问必答,今天我怕搅坏钓鱼的兴致。”

打冷眼看,这个女人并不美丽,甚至也估计不出年龄,一张漫长的脸,不满了皱纹,粗糙的皮肤,刻印着难抹的沧桑,只是那双闪闪的大眼睛,还蕴藏着不竭的活力。女人总有吸引男人的强项,她那双穿着粉红凉鞋的赤脚很美,而我恰恰是具有恋足癖倾向的男人。

“此女经历非凡!”我暗自惊叹:“她为什么领我这个初老的男人到这种地方来钓鱼?”

我不能再问了,只是尽量施展垂钓的绝技,我接连钓上三条半斤以上的罗非鱼,并且悉数地赠给渔友,她开心地笑了,她说,她最爱吃鱼,并约我有空再来找她钓鱼;我说,我最爱钓鱼,尤其喜欢夜间和雨天钓鱼,但只钓不吃,以后,钓到鱼都归她。她笑着说:好哇!漫长脸绽放成一朵水仙花。

她冷漠、可怕、有一股难以抗拒威力(或者说魔力),那些狗男人伤透了她的心,但她不死心,因为她还与其说有爱,毋宁说她还渴望爱,她不甘心带着对男人的彻底失望和憎恨离开这个世界,她想寻死、她也尝试着杀人(虽然没有杀死人)。最后,她决定活下去,她真的不甘心,想再看看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好男人。

你最好不要惹我?有一天,她对我说。

我惹过你吗?我反问她。

没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以后没有,真正了解我的人,没有不想惹我的,不管年龄大小,只要他还有正常的男人的习性,概不例外。

你能解释一下,惹你的涵义吗?

就是打我的注意,想干男女方面的事!我可告诉你,我特霸道、特狠毒,你可千万别惹我!

这你尽管放心,我绝对不能!

她的脸“唰”地失掉血色,问道:“你什么意思?讨厌我?你怕我?”

我没有正面地回答她。

到目前为止,对她的真实态度是,既有观察和了解的兴趣,又有担心和恐惧的犹豫。

理智告诉:这样可怕的女人,离她越远越好;但是,除了我,有多少男人在女人面前能按理性办事呢?包括那些“伟大”得吓人的人物在内!

二、

这里,我得做一个补充。

到目前为止,我对那个在臭河边结识的女钓友还一无所知,但是,对我这个喜欢猎奇之人,是个具有巨大引力的疑谜。比如,她何方人氏、姓字名谁、有何奇特经历,让她痛不欲生,对男人恨彻骨髓?对诸如此类的问题,我都一无所知;然而,越是这样如此,我对她越感兴趣。就像一个携带长镜头深入非洲红色草原的摄影家,带着极为浓厚的兴趣小心翼翼地接近一头母狮。

我给她取个临时的名字,叫做KPNR,,这是“可怕女人”的拼音缩写。

自从第一次见面后,KPNR似乎对我也有兴趣,这我是从她那双高傲的看人时锥子一般、入木三分的大眼睛里,射出来的捉弄人似的温柔闪光中看得出来的,至于她为什么对我感兴趣,那我可就不得而知了。

那天,临别时,她问我:你看我怪不?我说,不怪。她问我:你看我可怕不?我说,不可怕(我没有说实话)!

你没有说实话,她说。我看得出来,你怕我,你没有说实话!其实,我很女人,你要是了解我的全部,你就不会怕我了;不过,对那些还账王八蛋男人,没有一个能读懂我的!

既然你见到我了,就像见到鬼一样,你一辈子就很难摆脱这个艳魂!

她说得我脊背发凉,偷偷地实实在在地看了她一眼,下意识地判断她,到底是人还是鬼?

但是,你别怕,她说:我只是定期约你钓钓鱼,这不难为你吧?

我说,乐于从命。

她这才放我走,我走了老远,她还在目送我,我回头望她时,她高声喊着:别忘了,星期五早晨,别忘了,多带点钓罗非的鱼饵!

那天是周三,我觉得到周五这两天,对我来说,可能会很漫长的。

果不其然,还没有到约定垂钓的日子,我就提前一天去钓场了。

途中经过前山河垃圾场。那里,有五个人在拾垃圾,其中,有一个身材苗条的妇女,穿着海蓝色大褂,白手帕包头,戴着白口罩,夹杂在四个脏兮兮的老头中间,成为一道极不协调的风景线。

垃圾场有篮球场地那么大小,早已被附近的工业和生活垃圾堆积成山。拾荒人只要往前移动腿,就会轰起一层苍蝇,有时还惊跑几只耗子。

那女人左手拎着编织袋上角,编织袋底边垂成一个开口,右手拿着拾破烂的竹夹子,见到废纸、破布、铁丝和塑料瓶子,就从开口放进编织袋里。

那女人转过身来,吓得我连忙躲到树荫里,原来是KPNR!

幸亏她没有发现我,否则她肯定会老羞成怒的!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她约定时间找她钓鱼,原来怕我看到她捡破烂。

其实,天理良心作证,我生平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儿,就是捡破烂。

这种拾荒的雅兴,与童年的经历有关。小时候,家很穷,就是丰收年,家里生活也很困难,每年秋收后,我都跟着姐姐到收割后的田野里去捡地(拾荒)。

后来,到了城市,我的一双敏锐的拾荒的眼睛,发现满大街都是有用可捡的东西,比如,发卡、耳钉、洋钉子、大头针,等等,每次从街上回来,两个小妹妹都争着从我衣兜里翻找她们需要的宝贝。直到今天,我仍认为,变废为宝的拾荒,依旧是低碳环保的高尚行为。

KPNR装满编织袋后,向左右看了几眼,离开了垃圾场。我悄悄地尾随其后,一直跟踪到一个菜市场。

她在一个垃圾箱旁边,停住了脚步,从天蓝色大褂兜里掏出一副手套,然后从垃圾箱里往外掏菜叶子,挑拣一些嫩叶装到一个临时捡来的塑料兜里。

她就这样解决吃菜问题?看到这一幕,我有些心酸:这样一位高傲不凡的女人,从垃圾箱里捡蔬菜吃?!

若不是生活陷入绝境,她不会这么惨的!我得为她做点什么,我暗自吩咐自己。

可是,忽然一个反例,像闪电般击碎我心头的善念:据说,北京有一位西装革履衣着考究英俊的男士,经常出没在高级酒店的餐厅里,坐在一个雅座里装作等人的模样,一旦发现有人摆谱,剩下大量饭菜,他便堂而皇之地走过说:“兄弟,对不起,这菜饭不能浪费,我来帮你吃吧!”

有一次,一位阔小姐轻蔑地望桌子上甩一张百元面值的红票子,那青年勃然大怒:“拿走你的臭钱,我不是要饭的!我不嫌你脏,就给足你面子了!”,当即把一张名片摔在她脸上,那姑娘拿起名片一看,原来是我国一所超一流大学的博士后!

当今社会充满罪恶,表达不满的方式也具有多样性的特征,谁敢说,KPNR的行为不具有反社会的意指呢,倘如此,我的一番周济她的好心,说不定会惹起她的盛怒的。

总之,她是一个谜一般的可怕女人,接近她不啻于靠近一头母狮!

三、

钓鱼池塘四周,有二米多宽的壕沟环绕,壕沟上架着一道通向岸边独木小桥。池塘边有一棵榕树,树影下有两块青石板,那是钓鱼人事先布置好的钓位。

由于树枝下垂影响起竿,所以,在树荫下钓鱼,只能用不超过二米的最短的钓竿。

白天大鱼不靠岸,只有夜晚才能钓到大鱼。两位钓友经过协商,决定把晨钓改为夜钓。经过三次夜钓,把我们的故事大幅度地向前推进。

第一次夜钓,我们孤男寡女夜坐湖边,我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想与她说话,但是,在夜静更深的时候,人的声音特别响亮、清脆,在听者耳中就像盲人听声那么清晰、敏感,甚至连言者轻微的紧张和心虚都泄露无遗。所以,我两眼直勾勾地望着水中荧光鱼漂,一声不语。

说点什么哪,她终于开口了。你想听什么?我反问。关于你自己,比如,你是怎么成为垂钓的行家里手的。我说,这是童子功,我七岁就会钓鱼了。

我暗想,她的话题开得好,我正可以从凄苦童年入手,以身作则地来介绍我自己,作为礼尚往来,这样也就顺理成章地了解她的底细了。

于是,我就从在大自然中撒野的童年、多灾多难的小学、异常艰苦的初中、踌躇满志的高中、中级党校般的大学、留校任教、劳动下放、思想改造、反右斗争、文化革命、拨乱反正、改革开放、退休赋闲,统统扫描一遍。

我如数家珍般地讲着,她不动声色地听着,中间一句话也没插,有几处我讲得很动情,甚至眉飞色舞,但她依然很平静。

我仿佛经过了漫长的旅行,总算得到达了栖息地,我用了一个小时回顾了整个一生。

完了?她问。完了,我答。没劲,她叹道:仍然是个没个性的红色符号!

我不知“红色符号”是什么意思,但我能听出,她并没有被我“颇具传奇特色”(我一直认为我有一点传奇特色)的人生所感动,非但没有感动,她对我自鸣得意的人生经历,颇感失望和惋惜。

这很伤我的自尊,愤懑地想道:你是谁呀,这么傲慢?非但不懂人情世故,而且简直就是粗俗无礼!

很典型,她说,你原原本本地写出来,就是一部长篇小说,用当代流行的文艺理论来评判,那就是典型环境造就出的典型人物。

我已经写了,但没有写完,我解释说。

你在写小说?她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惊讶。

你应该换个问法:怎么,你也能写小说?

你什么意思?她听出我语气中流露出的不满,我什么地方冒犯了你吗?

没有,我说。其实,我言不由衷,是她心灵迟钝,情感麻木和态度冷漠,惹得我老大不高兴。我说,随便请教一下:你那个“红色符号”是什么意思?大概不是赞扬的词汇吧?

哎呦呦,原来是因为这个呀!她哈哈地笑了,那爽朗笑声穿波渡水,在夜空中清脆地荡漾着。

她说,我发明了许多这类令人费解的词汇,我知道,我们平头百姓没有创造名言警句的资格;但是,平常人异常思,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人人都有独立思考的权利。

“平常人异常思”这位出言不凡的女人,令我心头一颤,再加上那“红色符号”之类的令人费解的词语,使我依稀觉得:这个女人极不寻常,决不是玩世不恭、报复社会之徒,自甘暴弃、混活等死之辈,她一定是有着大起大落、复杂多变的经历、难言的隐情和神奇的欲望的奇女子!

吃左乙拉西坦的有什么副作用
儿童失神性癫痫症状有哪些
治疗癫痫的常用方法有哪些

友情链接:

彰明较著网 | 昵称搜索 | 高德陶瓷 | 大脑白质 | 保温隔热 | 北京大头德牧展 | 购车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