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床垫生产 >> 正文

【看图写作】给我一个温暖的家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除夕之夜,在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中,在人民的声声祝福中,黑暗的夜显得格外璀璨,烟花漫天,像闪烁的群星飞舞,人民欢天喜地闹着新年。大家尽情地享受着餐桌上的美味佳肴,欣赏着春晚给人们带来无限的精神愉悦。已成婚的儿子陪着年老的父母亲,年幼的儿子在爸爸妈妈的怀抱里,享受着无限的欢乐。突然,一个电视的画面,让大家的神色显得无比沉重起来,仿佛空气都凝固了。年轻人热泪盈眶,老人眼泪纵横,小孩子抱着爸爸妈妈的脖子,动情地说::“爸爸,妈妈你们明年还走吗?我不要你的压岁钱,我要你们陪陪我!”

这是中央电视台的一个动情的画面,一个孩子拿着一个储蓄罐,出现在央晚的舞台上。主持人问孩子钱是哪里来的?孩子说,是他捡着地上矿泉水的瓶子,一个一个换来的。储蓄罐里的钱全是一角一角的硬币,总共有两百多块。主持人问孩子准备用这钱买点什么。孩子的话让无数人感到无比动容:“我想用这钱,换爸爸妈妈在家多呆几天,让爸爸妈妈在家陪陪爷爷奶奶多说说话,吃几顿饭,帮爷爷奶奶洗洗碗和刷刷筷子!”这节目成了春晚最火爆的节目,于是有了《常回家看看》的流行歌曲,唱着唱着,很多人都动情了,流泪了。但日子还得照样过下去呀!“无可奈何花落去”,年轻人怀着对家的难舍难分,但为了打拼生活,就像经历着生离死别,在满载乡愁的“隆隆”火车声中,开始了艰辛慢长的打工生活。

曹来根今年六十岁,生活在鄱阳湖畔。这里风景迷人,温暖如春。可生活在这里的人却暗流涌动,各自心怀鬼胎,有些事让人恨得紧咬牙根鲜血直冒。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曹来根以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渔民。打从儿子结婚后,就再也没上过船。有了孙女后,他和老伴在家照看孙女,颐养天年,生活本来幸福美满。

通信光纤已走入平常百姓的生活,既便利了万家,但也带来很多社会毒瘤,曹来根算是栽了一个狠狠的跟头,叫他在这世上无立足之地。曹来根迷上了一夜情的网络栏目,从此不爱与他相濡以沫的老婆,春心荡漾,房间里经常传来跟与电脑上的野女人亲嘴的可恶声。尽管他思春汹涌澎湃,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那心中的黄脸婆,心计颇具工匠。来根的口袋经常干瘪得很,连买菜的钱也不多给一个子儿。他那五岁的孙女,出落得水灵灵的,乖巧讨人欢心。

来根吃着女儿送来的琼浆玉液,享受着老婆的拿手好菜,心底倒也乐逍遥。妻子随一群大妈高兴地跳起了欢快的广场舞。屋子空荡荡的,只有五岁的孙女像只小燕子,燕剪在无限的春光里。今天来根喝得心里格外痛快,有点情难自己,心里似有一股洪流,势不可挡。他真想痛快淋漓地发泄出来,醉眼朦胧中,他那蹦蹦跳跳的孙女,已化作窈窕淑女,向他飘香而来。

来根仗着凶猛的酒劲,把那五岁的孙女抱上了床,颠銮倒凤。来根气喘吁吁,哪知孙女下面血流不止,眼看生命危在旦夕。情急之中,他万般无奈,打通了老婆的手机,妻子闻后火急火燎地赶到家,拨打了120电话。救护车如雷鸣闪电,第一时间把来跟的孙女送到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医生在孙女的阴道处缝补了十一针,可怜来根的孙女长大后再也没有生育功能。

来根的妻子从没有受过如此打击,觉得尊严丢失殆尽,义愤填膺,在县城买来了老鼠药,连吃了三包,在送医院抢救途中就命归黄泉。来根觉得在家乡再无立足之地,也吃了一包老鼠药,不过到医院后,他从鬼门关里走了出来。来根的儿子和儿媳从外面急急忙忙地赶了回来,他们的身心如同万条虫子在吞噬着。他们一边料理母亲的后事,一边忍受女儿带来的痛苦。父亲成了儿子的最大仇人。女儿受伤的阴影那是终生都难以抹去的。

从此以后,来根的儿子和儿媳满载着撕心裂肺的伤怀,飘泊天涯。从此再也没来过生养过他们的家乡,流浪成了他们生活的主旋律。也许此时他们正哼着一首老歌《橄榄树》,唱着唱着潸然泪下,天底下有谁能真正理解有家不能回的游子的心情?至于来根,在马路上经常有人碰见一个人在傻傻地笑,痴痴地哭,嘴里念念有词,不知在唠叨着什么。小孩子拿着棍子在他后面追打着他,诅咒着他“不得好死的疯子!”大人经过的时候,都往他身上吐口液。他就是来根,一个十足的疯子。

曹香花的老伴去世得早,她含辛茹苦把儿子养大成人。如今孙子都有三岁了,儿子和儿媳都远在厦门打工。儿子和儿媳想家的时候,就打个电话或通过微信视频聊天,让浓浓的思念得以释怀。近一段时日,曹香花的家在夜半人静的时候,村民都在酣睡之际,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个野猫。它像一个幽灵,动作诡异,行动飘忽不定。叫声粗大,异常凄厉。吵得叫人难于入眠。香花的孙子似乎对这猫有一种深深的恐惧。夜幕来临的时候,香花的孙子就不愿意回到屋子里。香花费尽口舌,天天哄着孙子进屋睡觉。

又是半夜沉寂的时候,那可恶的猫又来了,声音叫得特别凄厉,还有几只公猫应和着,声音响彻云霄。这回曹香花从床上偷偷地爬了起来,操起一根木棍,照准着那可恶的猫,狠狠地打去。那猫动作灵敏,腾空而起,爬上了墙,随即又跳到了地上。香花气得眼冒金星,也随着猫从二楼跳了下来。可怜头脑着地,摔得脑浆迸出,鲜红的血洒在地上,顿时驾鹤西去。猫叫声停了下来,香花的孙子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村民经过曹香花家门口的时候,发现了香花冰冷的尸体。有人说那猫是狐狸精再世,香花前世与她有仇,现在索命而来。也有人说,那可恶的猫已化作一朵白莲花,那香花的幽灵驾着那莲花,到极乐世界逍遥自在。香花的孙子可能此时还没有完全明白死亡的含义。他正推着死去的香花,大声说着“奶奶,带我去玩。奶奶,我饿了,我要吃冰淇淋。奶奶,你醒醒。我们回家吧。”众人闻后,都感到无比伤心,无不潸然泪下。

夏波波今年刚四岁,爸爸妈妈在国外打拼,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今天爷爷奶奶到基督教堂朝圣去了。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波波一人在思念着远方的爸爸妈妈。波波端起爸爸妈妈的照片,端详了一遍又一遍。爸爸妈妈不知道有多少回出现在他的梦里面,盼爸爸妈妈早日回家是他最大的奢望。邻居家的孩子阳阳来邀他玩,波波高兴地答应了。波波端着爸妈的照片,蹦蹦跳跳,来到一个池塘边。这时无端卷起一阵风,把波波手里的照片卷走了。照片随风飞舞,落到池塘里去了。

波波心急如焚,在他的世界里,那照片就是爸爸妈妈。他可能还没有领会危险的意识。他就独自一人,跳进池塘里,捡那照片去了。生命是脆弱的,一个幼小的生命就这样从人世间匆匆离去,只留下大人整天在滚烫的油窝里煎熬。

江婷婷小朋友今年刚三岁,就被爸妈送进了幼儿园。爷爷奶奶身边有个这样的孙子,生活倒也充实快乐。江婷婷在春天里,在草丛里,躺着,坐着,打着滚,摘几朵野花,放在鼻子前,闻着花的清香。在金黄色的油菜花里,捕捉色彩斑斓的蝴蝶。捉几只蜜蜂放在玻璃罐里,拍着手,听蜜蜂飞来飞去的嗡嗡声。爷爷奶奶看着快乐的小孙子很是陶醉。

孙子打从进了幼儿园,人变得沉默寡言。爷爷奶奶无论怎样逗他说话,江婷婷也懒得搭理。爷爷奶奶本以为孙子进了幼儿园,会更加开开心心。孙子现在要是碰见家里来人,吓得紧紧抱住爷爷的大腿。这让婷婷的爷爷奶奶好生纳闷,两人商量着,决定偷偷到幼儿园去看个究竟。

江婷婷的爷爷早年行走江湖,怀有一身武功。清晨,他翻过院落,躲在窗户底下,看看老师上课的真实镜头。八点十分,一位中年女教师急急忙忙而来。她声如洪钟,大声呵斥着就算是上课了。突然一个小孩子大声说话了,就算是违纪了。老师问,学生违纪了怎么办?小朋友用稚嫩的声音说:“脱下衣服拧手臂!”那小孩还真的脱下了衣服,那中年妇女于是在小朋友手臂上死劲拧着,拧得青一块紫一块的,那孩子还不能做声。老师问孩子,老师打孩子的时候,能不能哭?那孩子眼中满是泪,带着哭腔说:“不准哭!要是哭了。老师要给我们打针!我不要打针!打针我好怕怕呀!”

随后,婷婷的爷爷又看见一个孩子遭到了老师的体罚,哪知学生大声啼哭。老师随后果真给学生打了一针,那学生不再哭了,神情呆滞,人变得乖巧了。老师又问几个孩子,回家了见到大人说什么,孩子诚惶诚恐,小声哭着说“我们摔跤了,碰着了墙,摔坏了手臂!”江婷婷的爷爷,血管里流动着的都是仇恨。他火急火燎来到派出所报了案。禽兽一样的老师被揪了出来,可留给学生的心里障碍该有谁来埋单呢?

在当今中国,有一群特殊的群体,他们年轻的时候,激情飞扬,何等的豪迈,是中华好儿女。如今他们年老体衰,眼睛经常望着远方,也许是追忆曾经的美好岁月。清晨望着日出,傍晚守着日落,孤寂像千万条虫子吞噬着老人的风烛残年。回味赵本山与宋丹丹的喜剧小品,说的是老人的儿子为了父亲在家有个说话的,就专门雇了人,陪他聊天。老人见面,开口就说:“今天就聊十块钱的!”老年朋友都会发出会心的笑声。其实,宋丹丹说出了千万老人的心声。

我的母亲也是这普通大众的一员。我们兄妹都在外为生计忙碌奔波。在物欲横流的今天,高价的商品房,昂贵的学费,人来人往的开销,已经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我们的身心已被剥夺得所剩无几。心里明镜似的,愧对父母,这就是无奈的生活。母亲就像一只孤雁,在茫茫的宇宙,跌入黑暗的夜幕,何处寻觅心灵的乐园。

打金的工匠来了,他夸赞了母亲。母亲的眼睛一下明亮起来了,心里像吹来了一阵微风,就像湖面荡起了涟漪。母亲把手上的金戒指,拿给打金匠加工。其实母亲对自己的金戒指是不需要加工的,那金戒指是父亲生前留给母亲的一份怀念。母亲心里明白打金匠,他把母亲的金戒指换成了铜质,她心里乐意。就这样母亲身上的金银装饰品,就全部换成了铜。事后母亲难过地说“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没钱花,而是孤独。”

工匠从母亲身上取走了所有的金子之后,再也没有来过。紧接着外地的骗子又来了。骗子声称刚从土里刨来了一块金子,现在没有路费,打算便宜出售。骗子口若悬河,娓娓道来,母亲深信不疑。就这样母亲就从骗子手里花高价买来了一块镍铝合金。远地的卖铁锅的来了,来人“大娘大娘”叫得如春风沐浴,母亲有点微醉。那家伙操起一口铁锅,往地上猛力一砸,竟然安然无恙。就这样母亲花高价买来了一口所谓的金刚锅。

小侄子今年高考金榜题名。“春风又绿江南岸”,党的好政策暖民心。但也给一些不法分子可剩之机。母亲的手机响起来了,那里面有一个柔和甜美的声音,声称是市财政局的办公人员,说我侄子读大学期间,上面拨了六千块钱下来,母亲心里无比高兴。第二天,母亲拿着存折到了银行,按照那人的指令,结果补助款没领到,母亲存折上的钱已被骗个精光。

母亲现在神情呆滞,常忘记回家的路。那千刀万剐的犯罪分子至今逍遥法外。一个黄昏的夏日,天空燃烧着火红的云彩。门前的桑树上,知了的鸣叫划破了天际。母亲的目光又在眺望着远方,她思儿心切,孤独正如刀刻在心尖上。一对操着外地口音的夫妻,说赶晚了公交车,要在母亲家投宿。母亲看来人,朴实厚道,倒也爽快地答应了,母亲正好找了个说活的伴。

夜半时分,不知哪家的狗,仰天狂叫,让这夜色更加幽静。那男的起床了,拿着一种喷剂,蹑手蹑脚来到母亲的房间,朝母亲的脸上喷去,可怜母亲还在酣睡中就遭到了人家的暗算。那对男女,将家中值钱的东西偷了个精光,然后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给我一个温暖的家,孤独的时候,有爸爸妈妈的陪伴。老人的风烛残年,需要儿女的关怀。浪迹天涯的年轻的爸爸妈妈,身心疲惫的时候,在夜深人静的灯光下,正是最想家的时候。把相思遥寄明月,把亲人的身影融化在灵魂里,进入甜美的梦乡里。

颠痫的典型症状
北京癫痫医院排行榜
癫痫病是不是遗传病

友情链接:

彰明较著网 | 昵称搜索 | 高德陶瓷 | 大脑白质 | 保温隔热 | 北京大头德牧展 | 购车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