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大头德牧展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走在山的尽头(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他不知怎么就翻过了那座大山,好大一片波光粼粼的绿水映入了眼帘,半个太阳摇摇晃晃的,把水面涂抹出了一片酡红,使得整个世界都灿烂妖娆了。

他真没想到这儿竟有这么个山水风光宝地,哪天一定邀亓惠同来享受大自然的美景恩赐。就在他想入非非时,湖面突然沸腾了起来,他瞪大眼睛望过去,就见湖心水沸鱼跳,翻腾的鱼群慢慢地向岸边漫延着,他的心也跟着“扑扑”地激跳着,只见一条金尾红鲤跃出水面飞落过来,就在岸边不远处“劈啪”一下,翻落到水里弹跃着。他欢腾着扑了过去,双手按住了那条几斤重的大鲤,抑制着激动的心情抱着这条扑腾弹跳的鱼向岸边奔了过来,不知怎么的,已是深秋的水他似乎感觉一点不冷。当他只一步之遥就要跨上湖岸时,那尾鲤鱼一个翻身打挺就从他胸中跌落于水里,来了个翻身跃龙门,就没了踪迹……

他在痛惜的惊呼中惊醒了,自己却躺在床上,只可惜了一个好梦啊!

李文赖在床上久久地回味着刚才梦中的情景,倏忽想到了昨天山脚下那几幢古老的屋子,虽已破败得不成形了,但从年轮的估计上起码要百年以上了。现在到处在造旧复古,这现成的真实古遗,若按原貌好好地修复打整一番,不就是那个时代原汁原味的文化遗产吗?不就是历史远古遗风的写照吗?

夏末秋浓,车行在雾化的山野中,从光滑的国道轰隆开进还未曾硬化的简道后,车子就可劲地蹦达着,转而又在单行窄逼的两车避让的的小道中艰难爬行着,在一座横岭成峰的山峦前,似乎走到了尽头。眺望着山的那边,让人有一种浮思遐想的神秘感……

山脚几幢歪钭的古老板房,就是我们挽联吊唁的户主的房子了。

李文来此是给一个与方英交往颇深他只闻其名未曾谋面的朋友,为其父亲病逝吊唁上祭。他感觉能初识这山旮旯里难得一见的往昔风貌,也不觉虚行此趟了。方英邀他前来,当时心里一怔,踯躅良时道:“我与他未曾谋面从无来往,就没必要去吧!”

他狡黠地一笑道:“他虽在外发财,也是我们一个协会的哩,去上个祭给凑个人气吧!”李文一想:此人长年在外,即如方英所言有点儿一个协会的瓜葛,出于死者为大的礼信,吊唁老者也不为过,于是一行数人包了辆车备了花圈鞭炮便匆匆上路了。终点车刚停稳,在鞭炮的红火、哀乐的悲伤和道士的唱经中,就见死者的儿子陈雨峰客套着迎了过来。他白衣素纱,脚踩草鞋,腰间扎一草绳,按照当地的风俗尽着孝子的本份。

在客套中方英介绍着随行者,很有风度,轮到李文,他向雨峰连说:“久仰!久仰!”在方英的嘴里,李文确实有着今日识面的久仰,方英说他在珠海创业发了财,李文不觉暗里多瞥了他几眼,他不足一米七的身高,显得单瘦。虽然在外多年仍未脱乡俗俚气,只是眼睛里多了几分精明的客套。按当地的风俗做出了几分悲怆的意味磕了头,履行了对死者的吊唁礼仪。

返回途中车行不远,就见几个老少妇孺道旁招手,说是死者的亲戚,顺道几里便是她们的家了,车内尚有座位顺带无碍。李文想到祭祀的情景就有点心里不舒服了,来时说好只上祭,方英却上了人情,于是其他人碍于情面只得依照而行,他冷眼目睹势成颓丧,酒饭时也只与没上情的司机独另一桌,因心怀不愉就多喝了几杯。在车行山道的颠簸中,他歪在车座里目光从车窗爬了出去,满眼尽是秋日触目的荒凉,山野田间杂草扶摇、良土抛荒,不由地就想到了昔日贫穷时的寸土必争,除了主粮外,还兼种各类菜蔬杂粮。眼下正是农乡秋收忙碌之时,却不见农禾人忙,只见一片萧瑟清冷,触景生情便就有了几分狂躁的感慨。只觉人情世故,也如悲凉的荒漠雾霾,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都似乎平等,如深看一层,就觉出有许多看不清的诡异了。

不知谁好奇地发了感慨:“咦!怎么这些田土全他妈的荒漠了哩?乡下常见的红薯也看不见了呃!”

“唉!而今谁还有奈心农事耕种呃,年轻的到大城市挣大钱去了,半老的走得动的去近边儿做小生意哒,哪一样不比拌泥巴强啊?只几个老头默守家园与山荒同度凄凉。我这死去的叔哥,一辈子守着个破家与荒山老死,两个儿子在外务工赚了钱,早把房子建在离家几十里远的区政府闹市中了哩!只是苦了一个姐姐几年前死了男人带着个小孩独处,孤独矜寡常来家亲近一下老人,唉!我老哥生前受尽孤独凄凉,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女儿啊,甚是可怜呐!没想到死后却弄得山动地摇,惊动了远亲近朋。”她意味凄凉地扫了我们一眼说:“唉!害得你们这么远也赶了过来,这沿途数里飘逸的引幡旌旗、纸鸢云鹤,排场好热闹哩,好似现在孝敬老人死后方显本色,搞这些花架子有么用啊!”搭车的老婆婆一脸情伤地感叹着。

李文被感染得心躁气闷了,道:“人嘛,生死有命,钱多了忘本,贫时种菜养猪耐得辛苦,富时栽花宠狗排埸得意,什么不忘初心啊,狗屁!”不多时那几个搭顺风车的妇孺在一脸的悲情中感谢着下了车。

稍顿,不知哪个轻轻地埋怨道:“说好了不上人情,怎么又上了情哩?”来的这些人中除了方英与死者儿子有经济交往外,都是他胡弄来装样的,大家在心里揣着明白装湖涂。

有人嘀咕着:“是呀!老方说不上人情,但他上了情你不跟着总觉不是那么回事儿吧!”此话谁也不意会。李文想起了孟子曰: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其心可窥豹一斑,“呵呵,我呀,就是有点湖涂,又棋输一着掉了格呃!”他调侃着,语气有点儿冷。

“喔,总比说好要来的人,没来要好呗!”四十出头的凤英口气不屑地搭了腔。李文不领情,陈胡子不来也没什么错,本来他与死者的儿子如他一样只闻其人未识其面,更无什么人情交往。他当时答应方英也是碍于情面,不得已而为之。想到来之前就曾在他面前发泄过对方英的不满:“和死者儿子有经济交往他不去不行,把我等拉了去当筹码,岂不是屁股上画眉毛充面子么?”不过李文感觉陈胡子做人也太过死板较真了,不就是花几个小钱吗?何必把朋友关系面子上搞得这么绝情。做人不诚信,确实是最大的忌讳,拉着别人为你出血苕棒也会不舒服的,其结果只会离朋远群。

“呵呵,我呀,即然答应了,就是一扒屎也要吃了,做人诚信是最重要的唷!”王老五皱着面孔若有所思地接了腔,在“诚信”二字上咬得很重,既有抱怨又有附和的味道。

方英这人脾气能忍,不管别人怎么说,他都装苕,“你们还不是随着我来了,并且出了血嘛!”话一出口,就觉脸上有些尴尬发烫,他转移了话题道:“凤英这次参加县里的文体活动得了个大奖哩!”

“呵呵,是吗?那得请客哟!”有人附和着起哄。

“嘻嘻,还没拿到银子,到时一定请大家一起聚聚!”她是个好张扬的人,心里正愁着自己不便表达出来,老方为她说了出来,无异于在她屁股后面挂了一把熨斗,熨烫得热烘烘的,一脸的得意,答应得爽快。这女人在经济钱财上不多计较舍得,只是个性好强,好表现自己。这样的女人,在公众场伙中因性格外向,与人相处见面就熟。初始接触的人只觉她热情奔放,一旦深入了那就不是个味儿了,那为人强势的一面,就令人如芒刺在胸不舒服了。

李文无意中钭瞥了她一眼,与她灼灼得意的目光瞬间相撞了,他拉下了眼皮似笑非笑不着边际地敷衍着:“噢,与人相处不管什么情况,首先得有付出才会有收获,舍得,舍得,先要舍得出,才会得到!”他本是无话找话戏说人生,但仔细听来却有味儿了,他无形中在米饭里渗了沙子,硌了别人的口。

没想她竟老鼠爬称杆随着上,“这道理本来就浅显,哪个不晓得哩,可都叫化子烘火只管胯里扒么,要做到却是不易了呢!”她自以为是别人夸她仁义舍得,李文则在肚子里冷笑:“不就是群众娱乐打个太极拳得了个奖么?有什么好神气的!”他再也懒得开口了,只觉人与人的交往,短期看脸蛋,长期得看脾气,一生交往就得重在看人品了。

凉风习习,小车在坑洼的道上吱吱嘎嘎地晃着,李文歪在车椅心里憋闷,不知哪个老兄道:“李老文,听说你在官网上发了一篇牛栏山传奇,可热闹了许多天呢,也会有银子呗?”

他正想在暮色雾朦的深沉里眯一会儿,一下子似被在黑暗里攥到的亮光下的动物,懒懒地回道:“呵呵,没事好玩,不足挂齿啊!”那语气淡淡的。想到写那篇文章也是个偶然,不知是哪天早晨他从床上爬起来,正窝在沙发里还没醒,电话的呼叫惊醒了他,只听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他一怔,急问道:“喂,你哪位呀?”

“哦,李老师,我是亓惠哩,不好意思这一大早就打扰你!”

亓惠!他心里琢磨着,只听得对方道:“我是文体中心的亓慧,我们不是在一起采风搞活动见过多次了吗?”

“哦,哦,是你呀!你在哪儿呐?有什么事吗?”听得她说是文体中心的,他脑子里突然就跳出个清瘦靓丽的小女人倩影,她还挺有点文女的气质哩!记得去年底开年会她做会场招待员,给他泡茶时友好亲热地打着招呼:“您是李文老师吧?”

他只觉别扭,客气地回道:“什么老师呀,我一个做工打伙的,叫我老李就行了!”她的亲热使他惊讶,过后,想起她家好似遭遇过什么困难,在网上搞过一次筹款。他一见是活动中心的成员便尽了下心意,钱不多她却记在了心里,可想她是个懂得感恩的女人。

李文一生交过许多朋友,以往有个看似非常亲密的好朋友,两人经常在一起侃大山狂饮酒,都是他掏钱请他。他因下岗生活过得穷途潦倒,老婆嫌弃,而李文出于同情才和他交往,俩个喝酒碰杯时,他感激得言词热火滚烫,推心置腑地大发了感慨,自喻俩个是高山流水遇知音,如子期和伯牙。

故此,有次他儿子遇到过不去的坎儿就找他借钱,他毫不犹豫地借给了他。李文借钱给他是对他人格的信任,相信他能诚守信义,困难只是暂时的,朋友间就得要互帮互济,相信日后这钱一定能还给他。那朋友当时感激得一塌胡涂,说退休有了工资怎么怎么地感谢他,哪知他退休后嘴脸就变了,以往的乖巧变味儿了,有了钱的日子后他处处躲着防着他,俩个再也没在一起喝过酒了,亲密的好朋友就此也陌生了。

李文嘴里谦虚着说不足挂齿,却在说到亓惠时,不觉就在几分酒后的轻狂里,把写这篇文章的起始原由津津乐道地和盘托了出来。

那天他接电话后与亓惠约好会面地点后,两人合乘一辆摩托车首发牛栏山,在摩托车上她告诉李文:“我的老家就在与牛栏山紧挨的邻近乡镇,屋前有一棵好大的梨树,梨树是父亲当兵去前种下的。父亲已逝去许多年了,在春日树绿花红的季节,我看到这如雪的梨花就会更加思念父亲,好似父亲就站在梨树下笑望着我,父亲的笑脸比那梨花还灿烂……”

那天他们不仅玩了牛栏山,且因玩得高兴谈得合味,索性一同又观光了西风山的长通寺、小马山的林官庙。一天下来除了舒心惬意外,收获匪浅,于是三个山头的景观和美好的民间传说,经过串连衔接后就成了《牛栏山传奇》这篇故事。

同伙们听得他和亓惠在荒山里转了一天,傻瞪着双目,表情各异。他在心里骂着自己这张臭嘴说溜了口,现在是人都对男女交往既感兴趣又不怀好意,在他们的脑子里能幻化想像出许多无稽之谈。你现在给他们说着你的故事,说不定过后就有人把你编成了故事,津津有味地向他人说着哩。但他说出口的话已无法收回了,便自做得意地转移视听:“都这么瞪着我干嘛,我这人不是自吹,我到哪儿女人缘都好的!”接着又自圆其说地例举了圈子里另外两个女人,但从眼神里能看出,他们对那两个人并没多大的兴趣。

此时,小车已驶入了平稳大道,放眼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都卯足了劲儿猛劲地向前奔跑着。沉默片时,老方打破了沉默问道:“你和亓惠怎么就那么好的关系呢?一定会有故事吧!”李文感觉有点刺耳,话里似带了几分嫉妒的滑音。

他似笑非笑地道:“有什么故事,人的关系只要诚信就会有相交,在座的各位也许会有人知道,亓惠因家中变故在文体微信群上发过一次轻松筹款,我嘛,见是一个圈子里的人有了困难就尽了点儿心意,过后早把这事儿忘了,可她却以感恩的心记在了心里,因此双方就有了点儿好感,碰面后又觉谈得来,就有了些发展,就这样简单嘛!”大家面面相觑,似觉记起了网上确有那么回事儿。

李文心里本就憋气,是他把他邀了来,吃饭时都没搭理他,他知道只为没跟着他上人情惹他不高兴,你有什么不高兴的理由呢?我与你的朋友非亲非故没往来,来时就说好不上人情,看你的面子来了,就是尽了人意!他淡出了脸上的笑意没好气地道:“人生一辈子天天在演戏,不演戏了才没故事哒!哪个没有故事呢?没了故事这一辈子也就玩完了!”口气中不觉就有了几分冲劲。

老方知道他话中有怨,有所觉察自己当时的失误,以他和死者老人儿子的关系,上人情是他的本份,他糊弄着大家来就是想和他一样的出血。以为上了这条道他上了人情,别人能不随着他掏钱吗?没想到李文偏偏不懂味儿硬是没有跟风,不觉心里就有点儿窝火气闷了,在坐席吃饭时就故意冷淡了他。他的所为真是“失误”就能解释得清楚吗?恐怕是失于做人的礼仪诚信呗!为了缓和气氛,他玩笑地讪笑道:“你的女人缘分确实不错,你老婆在学生妹时就被你弄到手哩!”

“哦,我老婆么?人生就是个缘分,相识就是缘,相处就得要有缘分了,我俩这辈子过得并不好。她当年在我单位支工,于是就相识了,后来她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去了广阔天地,我哩,侠骨柔肠,怜香惜玉,和她就走进了婚礼殿堂。”

感觉凤英在偷覤着他,眼睛里有种异样的亮点,不觉话头一转道:“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没想到她在农村几年的艰苦磨砺中混了个民办教师,返城后原来赢弱的她,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表现出了非凡能力,她的工作能力得到了领导的认同,很快便入了党当了长,而历史却给我开了一个玩笑,因老丈人有着国民党的身份,我却还是个非党啊!”

“呵呵,你有这样的老婆值得高兴呀,有什么好抱怨的,只怪你思想僵化跟不上形势,与时俱进的意义深奥着呢,好好学习吧!”王老五讥讽着,李文蹙蹙眉头心里却道:“牛胯里扯到马胯里,讲女人与形势什么相干!”

王老五身材矮小,好卖弄自己,一脸得意地两眼放亮,自命不凡道:“刚才那个死老头的儿子给我介绍认识了一个乡镇长模样的人,不知是炫耀自己有官场交往,还是……”他诡异地瞅了大家一眼,说:“那个镇长模样的人太荒蛮了吧,我本以为他会不高兴的,他却非常认真地告诉我,当地政府计划着在这儿开辟个乡村旅游基地,你看这儿的原生态环境不是很好吗?哈哈!”王老五得意地笑了笑,在他放大的声音里,明显加重了口嗅的弥漫。王老五继续吹嘘道:“我对他说景致还可以,可常说有山有水才完美哩,可惜这儿没有水呢!那镇长神秘地笑了笑说,不缺水呢!他指着山的那边说,翻过这座山,山的那边有蛮大的一个湖泊呢,只因青壮年都已外去打工了,那大片湖水便荒在了那儿,但也常有城里人休闲时支个帐蓬野营垂钓,即收获了情趣,又享受了原生态的美味佳肴,把那儿开发出来光养鱼就不得了啰!”

李文听在心里,回顾着四围的环境,青山虽然有点儿荒凄,但也有它凄美的远古遗风,表现出了它原始的粗犷。风从那个山梁梁上溜过来,梳理着坡间稀疏的桔红的果子,在荒草萋萋里晃出了原始生态的旷古穿越。如果在山间的旷野中点缀少许牛羊来,那可真就是一幅现实的远古农牧图呃!

随着王老五夹着唾沫星子的述说,李文意念着走进了那原生态的山乡美景中去了。山的那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湖泊哩?由湖泊又能组成一个什么样的风景世界哩?他想:真正实现那一步是需要勇气的,他好似看到了湖泊里的鱼儿在活蹦乱跳着,金色的鲤鱼在欢跳着龙门……

颞叶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治疗癫痫病有什么好的药物
浙江癫痫病医院排名

友情链接:

彰明较著网 | 昵称搜索 | 高德陶瓷 | 大脑白质 | 保温隔热 | 北京大头德牧展 | 购车基金